教育企業“死亡筆記”

來源:SOHU  [  作者:芥末堆看教育   ]  責編:張華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教育企業“死亡筆記”

圖片來源:unsplash

“大部分的公司死了,就兩個原因,第一個跑得不夠快,第二個跑得快的過程里面掉鏈子了。”《燃點》里拉勾網創始人、董事長許單單如是說。

滾滾長江東逝水,是非成敗轉頭空。科技及互聯網催化之下,行業迭代似乎也駛入快車道,前一個浪潮中,還站在浪尖的公司,在下一個浪潮里,可能就是棄兒。即使是硬剛需的教育行業,也不存在例外。

據First Insight極致洞察不完全統計,2017年至今,或有融資過,或有媒體宣傳但停止運營的教育企業達166家。

一波波浪潮之下,被拍在沙灘上的不僅是那些止步天使輪的“創業”公司,縱觀整個“死亡”名單,行至B+輪成長保及B輪的授課網赫然在列,而張浩所經營的瘋狂老師的關停,似乎也意味著O2O時代的徹底終結,而在教育行業,類似的終結還有很多。

01資本改寫游戲規則

一年百家新進投資方

近幾年,教育投資以“逆周期,硬剛需”的特性,從眾多行業投資中脫穎而出,吸引了眾多資本的目光,呈現高速增長的態勢。據First Insight極致洞察統計,2018年全年教育行業共發生融資事件631起,涉及金額達745億元,平均每1天就有近2起教育行業融資事件。

隨著教育行業的持續升溫,互聯網企業及其他行業機構也接連落子教育行業,百度自2013年至今,共投資16家教育企業;騰訊2014年至今,在教育這一賽道,共出手32次,涉及23家企業;除此2018年,教育行業新進投資方也超100個。

“水漲船高”之前未上岸

眾多投資機構豪擲教育行業,在為該行業注入血液的同時也使得 “水漲船高”。一時間高薪挖人、營銷大戰蔚然成風。在一輪輪的交鋒之中,賽道頭部企業已初顯鋒芒。對于“后梯隊”企業,在前有狼,后有虎的尷尬境地,如果沒有充足的彈藥補充,敗下陣似乎只是遲早的事。類似的故事已然在電商和共享行業中預演過了。

據First Insight極致洞察統計,2017年至今教育行業關停的166家企業中,近7成資本尚未抵達現場,便已夭折。在獲得融資的近3成企業中,大多數集中在天使輪階段。

低價班成風,玩不起也得玩

回顧剛剛過去的在線教育暑期營銷大戰,40億廣告投入,49元低價班引流,依靠的是企業殷實的家底和持續注血能力,但營銷及低價引流只有實現留存才有意義。作業幫創始人兼CEO侯建彬在此前的一次活動上公開表示,作業幫今年暑假總量達到200萬,但其實靠投放帶來的新增只有40%,更多的都來自于自有用戶和流量轉化。

但無可奈何的是,企業雖深知這一道理,但在獲客這場遭遇戰中,逃不開也避不了,沒有企業可以獨善其身。

2017年3月,運營已超過10年的國際教育機構小馬過河宣布破產清算,鼎盛時期,小馬過河公司年營收5600萬,曾一度被稱為新東方接班人。但整個行業競爭加速,為獲得“流量”,在營銷手段上小馬過河只能被迫跟上,但常年未資金注入的小馬過河并未能經得住這樣的消耗。

小馬過河創始人許建軍也表示,后期小馬過河大量推出9.9元、99元的低價導流課程,但低價課無法將流量轉化成客單價5萬元左右的高端一對一訂單。大量投入的流量無法轉化成功,導致公司資金鏈斷裂,最終迅速跌落。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First Insight極致洞察,前兩年很多資本跟風進賽道,盲目投企業,很大程度上破壞了企業原本的生長周期,近兩年資本回歸理性,出手逐漸謹慎,但這也導致很多本身做的不錯的企業到一個節點之后出現融資困難,導致失去競爭優勢,惡性循環,最終資金鏈斷裂。

02擴張時間與速度的平衡

經營3年不是生死線

幾十年時間,多少公司從籍籍無名到站立潮頭再到退出歷史舞臺。“干勁十足,方向迷茫”某位創業者這樣總結自己的一段創業失敗經歷。對于大多數創業者來說,干勁是最不缺乏的品質,而擴張、用戶、數據這些無疑是任何公司都繞不開的詞。在邁向成功的路上,多少公司很難拿捏“這些詞”的分寸,而導致一次創業經歷的終止。

據First Insight極致洞察統計,2017年至今關停的教育企業中超30%成立于2015年,近60%成立于2012-2014年,僅有7家企業成立于2012年之前。與此相對應,已關停教育企業中4成經營時間為3-5年,近4成經營時間不到3年,但不可忽略的是,仍有30家企業經營時間在5-10年,授課網、環球美聯英語、小馬過河國際教育及樂知英語經營時間已超過10年。

快慢之間的分寸拿捏

一位投資人表示,對于創始企業來說,如果在三到六個月,都做不到行業頂尖的話,那這個項目就很難堅持下去。拋開這一觀點客觀與否,對于任何企業來說,擴大規模、增加市場占有率都是必經的過程,但何時擴充?如何擴充?擴充到何種規模?都是擺在面前的現實問題。種種問題中,一著不慎就可能滿盤皆輸。

而與其他行業稍有區別的是,教育企業除靠盈利與資本之外,原本支撐教研的預收款也成為企業擴充規模的隱形血液,但也為企業埋下隱患。曾獲小米旗下順為資本投資的星空琴行就因激進的擴充行為導致破產。

無獨有偶,2018年9月,學霸1對1被曝破產,拖欠員工工資2個月;10月,理優1對1被曝破產,拖欠員工工資3個月,幾十萬學員停課;今年年初,運營10年的在線培訓公司樂知英語宣布破產,拖欠學生學費100多萬。

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只有當潮水退去時,才知道誰在裸泳。除激進的擴充戰略之外,隨著教育行業進入政策監管期,資本也逐漸回歸理性,行業前幾年營造的夢幻泡沫破滅。而泡沫時代盲目擴充的企業接連暴雷。3月,廣州課外輔導機構高冠教育5個校區全部關停;莎翁少兒英語在3.15消費者權益日當天宣布破產;7月上海知名早教機構凱瑞寶貝多家門店停業;8月,朗恩少兒英語多家門店關門......

03創業之初與轉型之際的抉擇

“亂花漸欲迷人眼”

如果說加速擴張及資金鏈斷裂是教育企業倒閉的外在結果,那么企業業務分散及轉型不成功則是占比最高的內因。在創業之初,業務分散似乎是很多企業的必經之路,但在不斷的發展及探索過程中,企業終歸需要找出拳頭產品。據披露數據顯示,2017年至今關停的教育企業中,素質培訓機構敬一園、早幼教企業打勾勾、職業教育機構寬圖網及早幼教機構親陪APP均是由于業務分散最終關停。

轉型之路,關卡重重

而業務轉型導致失敗,成長保無疑是“最佳代言”。從兩個月融資3億,到大面積裁員風波,從2018年6月份的“刷單”丑聞到今年的人去樓空,不足1年的時間,心理咨詢轉型在線思維培訓的成長保,終是沒能成功渡過轉型的陣痛期.

站在今天的時點回望,轉型幼兒思維培訓的成長保,在戰略層面上確實是走對了路。但卡在了半途。

成長保轉型的時間并不算晚,轉型后及時獲得的多輪融資,甚至是2018年突然殺出的思維培訓賽道累計融資最多的企業。

成長保在2018年3月、5月共獲3億人民幣融資,同一時間,火花思維在兩個月的時間里完成了兩筆累計3500萬美元的融資,投資方也是星光熠熠的山行資本、IDG、紅杉等。在2018年的夏天,數學思維賽道迅速升溫。

但是企業基因或許決定了終局。轉型之路上,成長保高調融資后僅僅1個月便被爆“刷單”、裁員。直至今年年初停止運營,其間又有多少迷途?虛假繁榮背后,沒有核心競爭力的課程產品,即使找到了正確的轉型方向,也并不一定就確保安全無虞。

被掌門少兒接管的成長保,最終退出了歷史舞臺。無論是資本、企業、還是家長們,好在一切平穩兜底,安靜度過,或許成長保“鼎盛”后的謝幕成為眾多經營不善的企業及資本方需要學習的,因為從社會民生的角度上考慮,企業關停如何平穩“退出”也是門學問,尤其是教育企業。

04逃離“舒適圈”,爭取新時代“入場券”

吳軍在《浪潮之巔》里有這樣一套觀點,即當一家公司在某個領域,以某一種方式,獲得近乎壟斷性的成就之后,總免不了沉迷于此,形成穩固的成功基因,并排斥公司發展出新基因。誠然公司轉型要經歷重重關卡,但這種“舒適圈”里的安穩,在科技及市場的不斷進化之下,也會面臨分崩離析。

眾所周知,新東方成立之初,K12課外培訓依然處于小作坊式的階段,規模化課外輔導并沒有蔚然成風;在線教育興起之時,行業中的巨頭早早嗅到風口,但沒有人全面 all in;“AI+教育”襲來,走在前面的,或許并不是什么傳統教育公司…….雖然不是風口第一波,但依然在前列的機構并沒有一直在“舒適圈”,而是在錯過第一的機會后,抓緊時間爭取著新時代的“入場券”。

在科技及時代加速更迭,行業標準逐步形成之際,教育企業卡位戰一輪輪改寫,好未來和新東方在K12領域“爭斗”多年,全線攻擊線上的好未來,發現最強的對手卻成了“猿輔導”。除此,行業淘汰仍在繼續,彎道超車也隨時可能存在。正如新氧科技創始人金星所說,你對這個時代適應得越好,就有可能是下一個時代最大的失敗者。因為時代和時代的變化就是這樣。

05收拾殘局是重新開始的資本

2014年左右,在線教育浪潮,“教育020”模式是最好的融資利器,而在那個時代里,適應最好的非瘋狂老師莫屬,當時的瘋狂老師上線不到半年即完成5輪融資,公司估值從最初的1000萬美金迅速飛躍到2億美元。但020風口過去,瘋狂老師在2016年6月宣布獲得1.2億元C輪融資后,便再未有融資消息,直至今年,曾經瘋狂一時的瘋狂老師終謝幕。

任何一個時代的興起和衰落,在木已成舟之時問“為什么”,都有些“事后諸葛”的意味。在時代落幕面前,值得尊重的或許是留下體面。

“曾經的瘋狂已經謝幕,感謝過往的一路相伴。

瘋狂老師將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運營,請及時處理您的賬戶余額,完成提現。”

在瘋狂老師的“再見”海報上,赫然寫著這兩行字。

回顧教育行業新模式、新業態、新賽道頻頻涌現的這幾年,總有浪潮過去,總有企業不在,但是那些誕生的模式多數在為數不多的企業中存活了下來,繼續迭代。

對于企業而言,如果注定無法扭轉失敗結局,給自己和客戶留下體面是最好的選擇。正如一位投資人所說,收拾好殘局是下一次重新開始的資本,就算今天這個項目不成,對創業者來說,未必不是好事,明天永遠有新的新聞,你和我,明天走出去還會有新的機會。但對于教育行業而言,需要再加一條,保持教育的初心,教育行業終究會淘汰快錢。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極致洞察”,撰文時雨,校審石斛,視覺耶比。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芥末堆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115563/341380678.html report 5686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教育企業“死亡筆記”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教育企業“死亡筆記”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教育企業“死亡筆記”需求,原標題:教育企業“死亡筆記”圖片來源:unsplash“大部分的公司死了,就兩個原因,第一個跑得不夠快,第二個跑得快的過程里面掉鏈子了。”《燃點》里拉勾網創始人、董事長許單單如是說。滾滾長江東逝水,是非成敗轉頭空。科技及互聯網催化之下...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