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首重文化,那好的學校文化系統究竟長什么樣? | 頭條

來源:SOHU  [  作者:新校長傳媒   ]  責編:王強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學校首重文化,那好的學校文化系統究竟長什么樣? | 頭條

學校首重文化,如同國家首重憲法,關乎整體精神與方向,提領全部行為與尺度。

所以無論新學校初建,還是老學校升級,校長都要首先自問同一個問題——我們,面對這樣一個時代和這樣一群孩子,究竟要辦一所怎樣的學校?

價值觀基礎是什么?辦學愿景是什么?育人目標是什么?課程怎么規劃?教師如何成長?環境該怎樣賦能于學習?……如果有一天,你將這些問題智慧地擰成了一個“系統”,學校的文化就成型了。

文化,是組織變革的首要資源

這些年從事學校文化研究,我們越來越認識到,假如學校是一個自然生長的組織,文化就是校內全部生命要去向哪里,怎么去的方式;是一所學校起始和升級的第一步。

正如美國文化學者艾德佳·沙因教授所說:“如果我們不能將文化作為應對變革的首要資源,所謂的組織學習、發展、變革都無從談起。”

過去,學校文化等于墻上口號,重在形式主義和精神威壓,但落腳到教學行為中卻不知何為文化、文化何用。今天的教育人意識到,最好的文化總是讓人親近的,是能夠撐高我們的精神空間的;更是滲透在每個人的行動中,彰顯在各領域的專業應用里。

比如我所在的團隊,曾經為一所學校設計了這樣的入學活動:第一天入學的孩子,人人都將獲得一份“校園五感地圖”,成為新生要完成的第一個入校任務。孩子們循著形、聲、聞、味、觸的五種感官,去看看學校的空間里都有什么,聽聽學校會發出什么聲響,聞一聞花草與書本的異同,嘗一嘗食堂飯菜的味道,再點擊一下電子班牌看看自己的班級,和老師同學擊掌擁抱……孩子們通過一張立體地圖去認識自己的學校,而學校也通過這樣一張“自我介紹”,通過多個微小的觸點,讓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事物變得清晰可感。

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事物”,就是學校文化。它是師生們喜歡這里的第一原因,也是人們對學校擁有感知和思考,并在行動上展開調適與呼應的首要資源。

那么面向未來的校園,學習方式不斷升級,帶來更多師生與同伴的互動,孩子們也會直面更廣闊的世界,親臨更多的情境……當教育邊界全方位打破重構的時候,文化還是應對變革的首要資源嗎?

答案是肯定的。未來的學校,知識的學習變得越來越容易,因為工具和技術的升級、學習方式的優化極大促進了知識的學習;但人與人之間如何共處在一個組織體系里,變得越來越難。

時代的最大特征是多元性,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不確定性,人與人的協作因此變得復雜而非凡。這個時候的文化將越來越起到“黏合劑”的作用,讓不同背景甚至價值觀的人因為同一個目標,彼此包容,彼此協作,甚至逐漸志同道合,走向“自由人的自由聯盟”。

我們認為,這樣的學校生態,必須以全系統、高賦能的文化力量為根基。

全系統、高賦能學校文化的

四個關鍵特征

觀察國內外不同體制下的學校乃至企業組織,我們發現,“全系統、高賦能的組織文化”,正在所有蓬勃發展的組織燎原,并呈現出四個關鍵特征:

第一、文化因價值認同而各自肩負責任。理想、信念、責任、使命,是人之為人的內在需求,是相對穩定的高階需求。當學校在這一維度上公約數大,表達清晰且“能量充沛”,人與人的協作就會變得自愿、積極。這樣的組織目標一致,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專業追求,每個人在自己的責任區都動力十足。

第二、文化因真實可感而讓人心有歸屬。我所在的團隊每年會拜訪幾百所學校,在跟校長和老師們聊天時常常會問一個問題:您心中的理想學校是什么模樣?答案常常是相同的:我希望學校的老師、學生、所有人都喜歡這里,愿意待在這里。這其實就是學校帶給個人的歸屬感。歸屬感通過什么渠道實現?很多時候通過“文化的終端呈現”來實現。學校內外,人們隨時可以因一個表情、一面墻、一個裝置、一堂課,讓人感知文化的存在,并且發現我是那么地愿意和這些待在一起。

第三、文化以無形力量給人安全感。比如在學校,一個老師要領銜一門特色課程的研發和實施,一方面會困惑這樣做“方向對不對”,另一方面又會有單打獨斗的孤獨。但學校文化系統可以給出清晰的標準,同時推動合作,鏈接資源,這個事情因此變得容易起來。這就是文化引領、組織跟進的力量,它讓人相信挑戰變化的風險并不那么大,我們可以相對可控地抵達共同愿景。

第四、文化因尊重個體,而推動社群接納和包容。學校服務于個性化學習,辦適合更多人的教育,其實就是為了尊重和滿足個人的發展需求。賦能于每個人的組織,首先要有基于尊重的對話和行動,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表達自己,每個人都可以有所作為,去發現自己原本是什么樣,怎么才能成為更好。

文化建設

搭建頂層到底層的系統思維模型

要構建這樣的學校文化,需要具備頂層設計和底層設計兩種思維,搭建相互交融的兩套體系。

在建筑學中,最高一層的設計決定整棟樓的基腳、材料、結構,是一種高端決定低端,自上而下的設計思維。文化所包含的發展目標、價值愿景、核心理念,實際就是學校的頂層,由此統領一個自上而下的系統。

第二種是底層設計,是頂層設計的多個分支,體現在由細節組成的多個“終端”,簡單來說就是能被人感知的一切。底層設計為文化提供支柱與落腳,比如課程、空間、制度等等。沒有底層設計,頂層文化就是無根的浮萍,流于形式。

任何組織變革創新,既要有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更要重視底層設計中的應用構思。一個完整的學校文化系統,必須形成從頂層到底層的雙向互動,持續演進,文化才能真正喚醒組織潛力,涌現支撐學校高品質發展的能量。

說了這么多

好的學校文化體系究竟長什么樣?

當一所學校的文化搭建成形,環環推進,“奇妙的化學反應”就會在各個領域緩慢而深刻地發生。十年來,蒲公英教育智庫協助全國數百所學校,完成了文化與品牌體系的設計。它們中的大部分學校都因此獲得了自己“精神的長相”,孵化出“可傳承的基因”,建立了可持續的行動。

我們試舉幾例,看看從不同維度,文化能給學校帶來什么。

  • 文化,彰顯價值主張

深圳第七高中,深圳市直屬高中。在日新月異的深圳速度下,學校一直在反思,在教育的功利化、工具化背景下,高中教育似乎很難看到生命的活力、個體的創造力。怎么辦?

2017年,學校決定按下一個“暫緩鍵”,重新反思教育的目的,尋找辦學的初心。此后,學校提出“教育,讓生命在場”的核心價值表達。一個“場”字內涵豐富,場是物理場,是關系場,也是心理場。物理場即時空與環境,關系場是人與人、人與事的相處,心理場則是如何認識悅納自己。提出讓生命在場,就是要讓環境、關系,乃至每個人的內心,都有生命的隱現、出現、顯現、凸現。

從這個頂層價值,學校開啟了底層的改革,建構“生命-身體”課程體系,改革高中課堂模式,增加溝通、對話、參與、互動,把生命的存在感充分融入到日常學習之中,讓整個學校都蔓延著生命活力的氣息。

  • 文化,成為關系表達

揚州梅嶺小學,坐落在瘦西湖風景名勝區內,所在地是揚州文化、生態以及旅游資源的核心聚集地。根據學校特殊的地理位置,學校將整體文化的構思起點,放在空間關系匹配學習邏輯如何促進人的發展上。他們提煉出“和美好的一切在一起”的核心表達,突出人與人的關系、人與環境的關系、人與宇宙萬物和文明社會的關系,并從兒童的視角去構建“發現美好、體驗美好、成為美好”三個空間情境 ,繼而關系為核心建構兒童認知、體驗、應用的學習邏輯。

發現環節——當孩子走入校門的時候,地面的“梅花引“快速激發好奇心,通過追尋跟蹤去發現學校的歷史與特質。體驗環節——走進校園,傳統工坊和未來空間帶著孩子體驗文化的魅力、科技的力量,在廣博的天地學習無邊的知識,輸入、交互、體驗。成為環節——走進樓宇,深入核心學習區,每層樓都留足空間以提供無限的展示機會,處處都是學生的舞臺,讓兒童被看見,能互動,常合作,真正體現“和美好的一切在一起”。

  • 文化,約定行為標準

在重慶,有一所以長江命名的中學——長江中學。學校取義長江,提出“每朵浪花都一樣澎湃”的辦學理念。觀浩浩長江,每朵浪花都有同樣的方向,卻沒有同樣的形狀,也不在用樣的時間里整齊綻放。可以說,每一滴浪花成可以成為江流澎湃的源頭。因此,人與人之間關系建立在尊重之上、約定之上,這是學校文化的著力點。

學校各類章程制度,如教師手冊、學生手冊、管理制度等,都基于“每朵浪花都一樣澎湃”的理念進行設計,分析描述了每一個關鍵群體在學校教育中的位置、行為、關系,以尊重的教育關系為根本,在行為的約定中欣賞、成就每一朵浪花。

  • 啟誠巴蜀小學:文化,打開學習方式

“聽萬物和鳴,與世界共舞”,重慶啟誠巴蜀小學是一所被優質資源包圍的無邊界學校,我們提出:萬物與世界都是學習的情境,和鳴與共舞都是生命在律動。基于律動文化、豐富資源,啟程巴蜀小學從建設之初,就定位于一所以研學為主要學習方式的無邊界學校。

學校的周邊是濕地公園、國際博覽中心、威漫公園、以及自己規劃的研學基地,幾乎滿足了各類孩子探索世界的需求。研究性學習和情境體驗相結合的校外教育活動成為學校“啟”課程的主要元素。在無邊界的學習探究中,學校教育、自然教育、社會教育、家庭教育充分銜接,一種主動探究、主動學習的未來素養,在啟程巴蜀被作為學校文化的重心和常態。

  • 文化,明確育人途徑

課程是學校育人的主路徑。南充市清泉小學以物象為源,提煉出“清泉啟慧,萬物近人”的核心理念,“清泉”指向學習內容,“萬物”指向學習路徑,開啟了從文化追根課程的落地實踐。

學校以“閱經典、溯源脈、博知行眾長”為課程理念,遵循以人為本,以學為主、以踐為法,以律為輔的課程建設途徑,將傳統經典學習內容與當下現實中的學習環境結合起來。從辦學理念-課程理念-育人理念層層落地,走出了一條清泉開源,萬物為學的育人路徑。

  • 文化,推動全面升級

北京市中關村三小,讓我們看到文化如何推動學校全面升級。早在幾年前,中關村三小面臨的問題跟許多學校類似——老學校遇見新時代,學校里的這群人該何去何從?

2011年受學校委托,蒲公英教育智庫參與起草了《學校發展綱要》。這份《綱要》是學校辦學的統領性文件,從學校的一個核心定位開始——我們要發展成為一所怎樣的學校?首先設立目標和愿景。繼而從學校的五個方面;學校戰略、文化價值觀,關鍵群體,課程發展,組織保障;以及二十一個領域:學校定位、發展愿景、學校精神、戰略目標、學生氣質、教師風范、課程理念、課堂教和學……進行了系統設計。

《綱要》涵蓋了學校所有重要領域,解決了一所學校的觀念與行為的不確定性。這份2012年開始試行的中關村第三小學學校發展綱要,站在今天來看,正是一種對未來學校文化系統的、積極的、成功的探索。

更多的學校實踐,告訴我們未來學校的文化已經發生,已經到來。文化在價值愿景、關系表達、行為約定、課程路徑、學習方式等多個維度形成了的頂層與底層的呼應,以系統的力量持續服務于人。

尤瓦爾·赫拉利在《人類簡史》里面講到,精神文化是人們虛構的故事,目的為了團結人類,以協同的力量戰勝困難。但今天我們看到,無數教育人正在用 “虛構的文化”啟動真實的力量,講述著一個個生動、有人、未來的學校故事。

▼ 點擊「閱讀原文」,了解詳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177272/344934047.html report 7120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學校首重文化,那好的學校文化系統究竟長什么樣? | 頭條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學校首重文化,那好的學校文化系統究竟長什么樣? | 頭條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學校首重文化,那好的學校文化系統究竟長什么樣? | 頭條需求,原標題:學校首重文化,那好的學校文化系統究竟長什么樣?|頭條學校首重文化,如同國家首重憲法,關乎整體精神與方向,提領全部行為與尺度。所以無論新學校初建,還是老學校升級,校長都要首先自問同一個問題——我們,面對這樣一個時代和這樣一群孩子,究竟...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