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適應教育走向何方

來源:SOHU  [  作者:投中網   ]  責編:楊麗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自適應教育走向何方

近日,教育科技媒體EdSurge報道,自適應教育明星公司Knewton以低于1700萬美元的價格被美國知名學術出版商Wiley收購,同時其CEO布萊恩·基比(Brian Kibby)已離職。1700萬美元的價格,與其自成立以來1.8億美元的融資額,無異于“清倉大甩賣”。遭受重擊的,除了Knewton背后的投資商,也包含國內正積極發展自適應學習技術的一眾教育公司,這無異于給尚在發展的中國自適應教育潑了一盆冷水。

中國自適應教育發展多年,“AI+教育”更是成為當下教育的行業熱點,自適應教育被視為“AI+教育”的真正應用,但其發展卻始終處于初級階段。吃瓜群眾還未弄明白什么是“自適應教育”,“自適應教育”卻陷入頹勢。同時也讓我們思索,Knewton被收購是否意味著自適應教育已無計可施?而國內的自適應學習技術開發商又該走向何方?

兩次轉型,向生or向死

其實早在今年5月,Wiley就宣布將收購Knewton,但對于收購價格,雙方皆選擇了秘而不談。Knewton不談價格的原因,大概是“難以啟齒”,而Wiley不談價格的原因,可能是覺得“無關痛癢”,但當時不少內部人士猜測,此次收購價格在1000萬美元以內。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中,Wiley披露共有7300萬美元用于收購,而收購zyBooks的價格為5600萬美元,由此可推算Knewton的收購價低于1700萬美元。如此落寞退場,與Knewton幾年前的高調,形成極大的反差。

Knewton創建于2008年,總部設于美國紐約,是自適應學習領域的行業標桿公司。2011年以前,其主要針對SAT、GMAT等標準化在線考試提供自適應測評。2011年后,Knewton進行第一次業務轉型,通過出版商向學校等機構提供自適應學習的底層引擎,高等教育機構只需要將自己的課程嵌入Knewton的平臺進行數字化,就可評估學生的學習效果,以更好地對學生進行個性化指導。

自適應學習底層引擎推出后,Knewton的產品得到了廣泛應用,從K12教育到高等教育,從學校培訓到職業培訓,Knewton都被證明有效。其創始人何塞·費雷拉(Jose Ferreira)甚至喊出“技術無所不能”的口號。技術是否無所不能,我們無從而知,但資本市場卻是真金白銀地砸向Knewton。其融資過程光鮮亮麗,從A輪到F輪,Knewton共融資1.8億美元,2016年的F輪融資方甚至包括了國內教育巨頭好未來。Knewton的客戶包括培生、劍橋出版社、微軟、惠普等知名機構。

Knewton和全球知名出版集團培生合作開發了Mastering、Mylab、RealizeIt等多款產品,但2017年培生卻突然終止與Knewton的合作,宣布自己開發自適應學習技術。其后,使用Knewton產品的出版商陸續從陣地之中退出。e-Literate出版人菲爾·希爾(Phil Hill)認為,“Knewton產品銷售情況并不樂觀,只有營業額勉強過得去。”為了改善銷售不佳的情況,Knewton積極開拓亞洲市場,但收效甚微。更換公司CEO后,Knewton進行了第二次業務轉型。

2017年,Knewton新任CEO布萊恩·基比(Brian Kibby)宣布公司推出Alta業務,公司業務發生變化,原來產品是賣給出版商的,轉型后產品直接賣給高等教育機構和學生。從TOB變為TOC,Knewton希望借此力挽狂瀾,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大廈傾塌。Knewton兩次轉型,一次向生,一次向死,其背后揭示的卻是自適應教育行業的特點。一位行業內部人士透露,“自適應技術噱頭大過于實際體驗,雷聲大雨點小,吆喝賺得足,但是不盈利。口號喊得再響,盈利才是王道。”

中國自適應教育何時能找到盈利模式

Knewton低價出售引起國內行業震蕩,甚至引起一些媒體人驚呼“自適應教育走向末路”,但中信證券教育行業分析師馮重光卻不這樣認為,“Knewton低價被收購,影響其估值的有很多因素,不能說明自適應教育行業走向末路。人工智能是教育行業重要發展趨勢,自適應教育公司尚需要探索自己的盈利模式。自適應教育還在行業發展初級階段,其商業規律、發展狀態需要持續跟蹤。”

雖然我國自適應教育行業處在比較初級的階段,但資本的投資熱情大于市場的認知。根據映魅咨詢發布的《2018年中國自適應學習研究報告》來看,我國近些年自適應教育行業的投融資明顯增多,據映魅咨詢不完全市場統計,2011年-2018年至少有32家與自適應學習概念相關的公司累計獲得超過150億元人民幣的融資。獲投融資的企業廣泛分布在教育行業的各個細分賽道——英語、數學、職業教育、早教等,其中占比最高的是英語培訓公司。

英語培訓公司入場熱情高似乎不難理解,自適應教育的數據化、測評、個性化推薦切合英語、數學等在線教育賽道公司的需要,同理的還有k12題庫類、作業類公司。這些公司都看好教育+科技的變現前景,畢竟就連馬云都說,“AI+教育才是真正的未來。”“掌握未來”的,還有眾多以Knewton為師的專注于自適應技術的公司,如“乂學教育、學吧課堂、一起科技”,而如今Knewton已去,中國的這些自適應教育公司又該往何處走?

其實自適應教育在國內發展已經多年,但自適應教育“概念模糊”,甚至不少教育行業人士都不清楚自適應教育到底是什么。最近兩年AI、教育科技等概念逐漸炒熱,自適應教育行業也存在一定的泡沫現象。不少人質疑自適應教育的真實性,甚至直呼其為“騙子”, 希爾在e-Literate的合作伙伴邁克爾·費爾德斯坦(Michael Feldstein)曾將Knewton稱為“蛇油”,即沒什么實際價值的萬金油。一位學生家長就向投中網記者吐槽,“智能報告不過就是答題、算正確率多少,這算什么AI?”

松鼠ai CEO周偉在GET2018上曾表示,“人工智能不是萬能的,它是一個需要深度應用到場景里面的一項技術,所有東西都得圍繞人工智能來打造,以研發、教學內容、教法、包括交互界面為核心來構建才會有效。”產品研發必然耗費大量資金,教學服務、宣傳推廣資金相應減少,產業鏈呈現頭重腳輕的現象,分工如何細化,自適應技術公司還在探尋理想之道。

和Knewton很大的不同是,中國自適應技術公司產品始終是TO C端的,中國具有龐大的教育培訓市場,學生接受課外培訓的意愿強于美國等國家。論答CEO王楓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AI+教育最能發揮作用的場景就是應試教育,而自適應教育恰恰能量化成績、評估學習效果,從而使應試教育價值最大化。但在國內政策逐漸弱化應試教育的時候,自適應教育又該如何找到更多的場景應用?

在教育行業深耕多年的內部人士分析,“流利說、好未來等公司運用自適應技術,只是將其作為技術的一環,隨著AI等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自適應技術會更好地促進教育的發展。”AI等技術本身不會死,甚至被視為K12教育的救星,但中國自適應教育能否避免Knewton的老路,在輿論質疑聲中盡早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才是關鍵。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323328/341841453.html report 3456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自適應教育走向何方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自適應教育走向何方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自適應教育走向何方需求,原標題:自適應教育走向何方近日,教育科技媒體EdSurge報道,自適應教育明星公司Knewton以低于1700萬美元的價格被美國知名學術出版商Wiley收購,同時其CEO布萊恩·基比(BrianKibby)已離職。1700萬美元的價格,與其自成立...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