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樸珺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為什么會讓人覺得有點“拎不清”?

來源:SOHU  [  作者:冰川思想庫   ]  責編:呂秀玲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田樸珺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為什么會讓人覺得有點“拎不清”?

冰川思享號特約撰稿 | 關不羽

01

田樸珺女士發表了一篇文章《三代人才能培養一個貴族》引起熱議,我這才知道原來“王的女人”、當代獨立女性代表的田女士開了一個學校,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元,有評論說價格太高。我估計這是要讓田女士笑話的,99萬元,萬科好樓盤十來個平方而已,搭個盥洗室略富余。

價格高低不是問題,就是這數字聽著過于喜慶,總讓我想起“各位觀眾,今天不賣二百五,不賣一百二,就賣九十九。(循環三遍)”。既然貴族,誰省那一萬元呢?大賣場里的標價技巧,用在貴族教育的標價上里有點不倫不類。

《三代人才能培養一個貴族》,文章好不好姑且不說,至少對生意不太好——喪氣,敢情這代花99萬元還貴不起來,要等這批學生的孫子再交99萬元才能貴得起來?貴校又不搞三代全包打八折的促銷,何必這么寫呢?影響求貴之心,不是生意經。其實田女士的貴族教育就是一年學制,“一年包貴,不貴退錢”多帶勁?

更不妥的是,這篇文章一出,讓人很懷疑99萬元值不值。學校叫“承禮學院”,還是不錯的。可是,《三代》一文里,田女士對這個“禮”字的理解明顯走偏了。田女士看重的“禮貌”、“禮儀”,充其量就是貴族文化的皮毛,用銀盤子托個WiFi密碼的段子連皮毛都算不上,大概只能算皮癬了。

▲田樸珺(圖/視覺中國)

禮貌、禮儀這種外在的東西,男仆學校就教得很好,還要貴族學校干嘛?貴族的“禮”核心是禮教,是一套上下有序、大義名分的規范。我們過去總是以為禮教是中國特色,其實不然,西人的禮教嚴謹、禮法分明也是有傳統的,尤其是在貴族圈,規矩很多。

比如父子之間,兒子即使成年,和父親談話時,老爺子不說“坐下聊”,兒子就得規規矩矩站著。“超長待機王太子”的查爾斯王子就有這個問題,他的父親菲利普親王是公認的問題人物,從媒體到議會都對親王的“作風問題”、信口開河不滿。但是,早年間傳出查爾斯王子與父親關系不睦的消息后,輿論一邊倒地批王子——全英國都可以懟菲利普,獨獨你做兒子的不行。這就是貴族的“禮”,普通人家的父子關系就隨意得多。

02

夫妻關系也是如此,貴族圈里也有嚴格的規矩。直到上世紀中葉,貴族的婚姻絕大多數是政治聯姻,當事人沒有什么自主權,感情基礎是談不上的。加之是男權社會,男性貴族出軌多發,國王尤甚。斯圖亞特的查理一世那樣的好丈夫是“稀有物種”,絕大部分都是有“王的女人”或“王的男人”。

國王找情婦從來都不是問題,上上下下都挺看得開——畢竟為政治利益犧牲掉的感情總要有個安放處。但是,貴族禮教劃出了底線,“彩旗可以飄、紅旗不可倒”。情婦可以撈錢致富、可以提攜家人,甚至摻和一下政治也沒大礙,底線就是不能挑戰正妻的地位,尤其是王后。“小三”上位是大忌,這和中國古代嚴禁以妾作妻異曲同工。

▲英國漢普敦宮,亨利八世葡萄酒噴泉(圖/視覺中國)

當然,人類社會向來是有規矩就有壞規矩的,都鐸王朝的亨利八世和安妮·博林之間就出了例外。可是結局很糟糕,安妮·博林在一片唾罵聲中被送上了斷頭臺。亨利八世也因為自己的任性,在歐洲貴族圈里混得沒朋友。其實,他把“小三”扶正的動機和愛情沒有什么關系,就是為了生個合法的男性子嗣。如果凱瑟琳王后能為他生下健康的子嗣,安妮·博林也只能一輩子“mistress”。

順便說一下,田女士的文章、微博有多處搞錯了。英國王室而不是“皇室”,王家而不是“皇家”。英國王室曾經擁有過的“皇冠”只有印度皇帝(女皇),本屬寒酸,且已放棄多年了。歐洲現有君主制國家中,也沒有任何“皇室”。普羅大眾不知道這些冷知識沒關系,作為承禮學院院長、貴族文化倡導者的田女士就不太應該了。田女士批評國人“有知識沒文化”的高屋建瓴,確實有搞教育的眼光。但是,她也不能小看了知識:有知識的未必有文化,沒知識的一定沒文化。

言歸正傳,不準小三上位的禮教問題,其實今天還在貴族圈很有影響。查爾斯王子娶卡米拉的禮儀規格遠低于當年的“世紀婚禮”,更為明顯的是卡米拉沒有被授予“威爾士王妃”的頭銜,只能使用康沃爾公爵夫人這一相對較低的頭銜。

甚至有評論認為查爾斯未來繼位后,卡米拉的頭銜也不會是“王后”,而是“國王的伴侶”——這個頭銜最有名的擁有者是法王路易十四的情婦、后來成為其第二任妻子曼特儂女侯爵,這位身世坎坷的優秀女性深受王后和宮廷的信賴。王后去世后,她和路易十四低調地正式結婚,卻沒有使用“王后”頭銜。與這位“國王的伴侶”相比,我覺得卡米拉還是叫“王后”算了。

▲公爵夫人卡米拉(圖/視覺中國)

從法律甚至宗教的角度講,查爾斯王子的第二次婚姻都完全合規,如果在普通人身上發生類似的情況,妥妥的都是正經老婆。但是,貴族文化的“禮”就得講究——這點田女士說的沒錯,貴族就是講究。所以富豪常有,貴族有不多,因為富而不講究就貴不起來的。這個花錢買不來的。

03

田女士看到了貴族風范的“講究”,卻不知道他們真正“講究”的是什么。貴族作為社會精英,要承擔比普通人更高的道德義務,這是貴族禮教的核心。銀盤子什么的,花點小錢都能做到。田女士要是在貴圈推廣這個,就是給義烏多帶點貨罷了,意思不大。

英國貴族在封建時代結束后還能保持社會聲望不墜,是因為他們履行了與其精英地位相稱的道德風范,積極做出社會貢獻。田女士可能不知道,兩次世界大戰中貴族軍官的死亡率遠高于普通士兵,多少世家死絕戶了。沒有這些無價的“藍血”流淌在戰場,就是把銀托盤耍出雜技團的水平,也“貴”不起來。所以說,田女士的字里行間,顯示了她對貴族文化的內涵、淵源知之甚少。

不知道也沒關系,文化的培育是一個過程,可以多問多學習。比如說,不懂歐洲古典建筑的流派不能怪田女士,盡管王石也是搞建筑的,畢竟不是梁思成。既然田女士有幸和劍橋校長一起吃食堂,飯桌上請教一下“貴校的建筑是什么流派的”多好?何至于開口就是“哈利波特式建筑”,畫風清奇。

不愿意學習也可以擺出剛毅木訥的酷風格,英國貴族素以內向寡言著稱。田女士在這方面真的很不過關,而且一向不過關。說得太多、用力過猛的情況頗多。早年的“一碗紅燒肉”就是典型。兩個成年人,做個紅燒肉居然還能雞飛狗跳,最終還以失敗告終,那是秀恩愛,還是秀生活不能自理嗎?

后來是哪兒哪兒都要自嗨個“獨立女性”,也嫌羅嗦。看看人家京城名媛,只說一遍“能力之外的資本等于零”就夠了。都是“獨立女性”,智力水平和風度氣質也差不多一個水準,顏值是田女士略勝,矜持度是田女士略輸。

這次給自己的貴族教育做推廣,田女士也犯了用力過猛的毛病。田女士是上海人,應該知道魔都有句話叫“拎不清”。在10億人沒坐過飛機的國度里,田女士的貴族教育事業連小眾生意都談不上,只能說是“微眾”生意。拿出指點江山、拯救蒼生的氣派做推廣,實屬大炮打蒼蠅。

《三代人才能培養一個貴族》沒有寫錯,可惜的是大部分國人正在考慮的不是這個,而是怎么實現六個錢包換套萬科精裝房的現實問題。須知我輩“能用錢解決的事情一件也解決不了”的屌絲一族,對貴族的想象還處于“一天三頓無泡面,炸醬必須厚”的初級階段,哪里受得了“哈利波特式老建筑”和“銀托盤裝WiFi密碼”的雷霆萬鈞、醍醐灌頂?哈利·波特是誰?他有倫敦戶口嗎?

▲英國著名貴族學校伊頓公學(圖/視覺中國)

田女士碼的每一個字,都戳在了大眾的傷口上,也不怕飛濺出來的血水弄臟了自己?院長的表現如此,我對承禮學院的未來是有點悲觀的。無論是自身的知識儲備,還是對社會現實的認識,田女士都有點“拎不清”。

這世界就是這樣令人遺憾,美麗總有不能企及之處,安妮·博林的王冠,與田樸珺的教育事業。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405849/344833892.html report 4617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田樸珺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為什么會讓人覺得有點“拎不清”?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田樸珺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為什么會讓人覺得有點“拎不清”?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田樸珺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為什么會讓人覺得有點“拎不清”?需求,原標題:田樸珺搞貴族教育,學費99萬,為什么會讓人覺得有點“拎不清”?冰川思享號特約撰稿|關不羽01田樸珺女士發表了一篇文章《三代人才能培養一個貴族》引起熱議,我這才知道原來“王的女人”、當代獨立女性代表的田女士開了一個學校,搞貴族教育。學...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