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在博弈中生存

來源:SOHU  [  作者:美國續航教育   ]  責編:從大磊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在博弈中生存

每一個懷有美國留學夢的學生和家庭,也許都在大學申請的過程中成百上千次得揣摩過“美國大學的錄取標準是什么”。9月10日,作家Paul Tough在紐約時報雜志上刊登了題為《大學招生辦公室到底想要什么》的文章,但是文章給出的答案,卻和許多人想象中的答案大相徑庭。

高額學費收入和多元化校園,二者可以得兼嗎?

三一學院是一所位于美國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文理學院,占地100英畝,風景如畫。從建立之初,三一學院就具備了一所典型的美國東北部文理學院的特質:規模很小,學生大多來自新英格蘭地區富有的白人家庭,建筑是哥特式,壁球隊赫赫有名,擁有五個獨立的無伴奏合唱團。安赫爾·佩雷斯2014年加入三一學院的招生辦公室,作為一名波多黎各移民后裔,他的童年飽嘗貧困、辛勞、家庭暴力、街區霸凌的滋味。佩雷斯中學時代成績很好,但是第一次參加SAT考試就發揮失常,幸好斯基德莫爾學院(一所位于紐約州的文理學院)看中他的平時的優異成績,錄取并全額資助他入學。

這個決定改變了他的一生,所以在大學畢業之后,佩雷斯開始從事大學招生工作,他的動機很簡單:發現有“非常規”學業表現的學生隱藏的潛力,然后改變年輕人的生活——就像當年的自己一樣。

佩雷斯受雇于三一學院時,該學院正處于焦灼的轉型期,經歷著一場緩慢但無情的金融危機。學費和生活費收入的總和只能覆蓋學院大約三分之二的運營成本,而且這個比例連年下降,學校每年虧損800萬美元。佩雷斯被雇用時被委派了兩項重要任務:第一個是幫助平衡收支,帶來更多的學費收入,彌補三一學院的財政虧空。第二是將三一學院打造成為學生群體更加多元化的社區——正是第二個任務打動了佩雷斯。

“接受本想拒絕的學生”

“對我們(招生辦公室)來說,‘大學錄取’不是要拒絕我們想要的學生,而是要接受我們本想拒絕的學生。”可惜,這兩個任務,似乎有些自相矛盾的意味。多元化意味著學生的族裔、文化、經濟背景更加豐富,而能付得起私立大學全額學費的學生,毫無疑問就是來自富裕家庭的學生。剛入職三一學院的時候,佩雷斯發現,為了緩解財政危機,招生辦公室決定錄取一些學業并不出色但是家境良好的學生,因為他們的家庭有能力支持全額學費。“教授的士氣都受到了影響。他們在指導一個非常分裂的學生群體——大多數學生都非常聰明、勤奮、好奇,但是還有一些學生明顯不是這樣,他們標準化考試成績好,但是平時成績一般。”研究發現,SAT/ACT分數和學生家庭的經濟條件高度相關。可惜,即使執行了這樣的招生政策,學校在財務運營方面也沒有任何起色。

2015年秋天,佩雷斯向校長和董事會建議三一學院放棄以前的招生方式。佩雷斯認為,如果學校更加重視招收優秀的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短期內可能需要額外的財政援助投資——對于一個每年損失數百萬美元的教育機構來說,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但這將改善三一學院日漸衰落的聲譽,使該校不僅在社會經濟層面更加多樣化,而且在學術層面更加精英化。佩雷斯認為,這種轉變將吸引更多的申請者,并帶來更多的校友捐贈。在過去幾年中,越來越多的學校把SAT/ACT分數從“申請必選材料”變成“申請可選材料”,包括喬治華盛頓大學和芝加哥大學在內的許多著名大學也是如此。

“去標準化”錄取是問題的答案嗎?

在佩雷斯的倡議下,三一學院很快開始開始執行“去標準化”錄取,不再強制要求學生申請時提交SAT/ACT分數。由此進入學校的2020屆學生的學術表現受到了教授的好評,認為學校的學習風氣出現了明顯的好轉。可是新的挑戰隨之而來,U.S.News的大學排名中,三一學院排名下滑,因為U.S.News的評分系統中,ACT/SAT成績占有一定的比例。

關于“多元化”和“提高學費收入”的矛盾仍然存在,許多大學不得不雇傭專業顧問來進行“學術補助優化”。這些顧問擁有很強的數學計算和分析能力,他們的目標就是使用量化模型來分析和建議大學該如何優化錄取的學生群體,達到學生質量和學費收入的平衡。2017年,為了達到學費收入1900萬美金的目標,三一學院也雇用了一家這樣的公司。經過佩雷斯團隊和模型顧問漫長又痛苦的審視、溝通、抉擇,2021屆學生定格在580人,他們帶來的學費收入略高于1900萬美元,多元化衡量指標都比佩雷斯受雇時略高。

中國學生的機會是不是來了?

紐約時報雜志的文章中完全沒有提到有關國際生錄取和學費收入的數據和信息。但是多年之前,包括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俄亥俄州立大學等旗艦院校在內的美國公立大學已經把招收更多國際生作為應對州內教育經費削減的手段之一。如果美國私立精英大學也在不斷追逐“多元化”和“高收入”的平衡,是不是意味著包括中國學生在內的國際生將迎來更多的錄取機會呢?

可惜事實遠非想象中的美好。首先,在大學錄取的語境下,“多元化”不等于“國際化”。正如前文所說,“去標準化”錄取改革的初衷是為了給美國本土的“寒門貴子”提供更多進入大學的機會,因為SAT/ACT高分和家庭經濟收入有著緊密的聯系。換句話說,這個政策考慮的更多是美國少數族裔社區和低收入社區中學業表現一向出眾,但是并沒有足夠的經濟和社會資源去準備標準化考試的學生,和國際生錄取的關聯性很小。“多元化”的目標也是打破白人和亞裔在頂級大學的“壟斷地位”,讓其他族裔的學生擁有更大的一席之地。

其次,雖然從經濟收入的角度來看,國際學生全額支付學費的能力往往很強,但是正如佩雷斯一直強調的,學校的學術聲譽和生源質量始終是招生辦公室最為看重的。由于各國教育系統差異很大,除了標準化考試和國際競賽之外的學術評定標準很難量化,所以國際生(特別是高中不在美國就讀)錄取的標準必然和美國本土學生有所區別。加上各個國家留學申請輔助機構和顧問行業的興起,進一步攪動了國際生錄取的“池塘”,到底“去標準化錄取”這一趨勢對于國際生來說是福是禍,還有待時間的進一步檢驗。

目前看來,在回答“美國大學的錄取標準是什么”這個問題上,美國大學的招生辦公室不論是面對學校,還是面對申請學生(包括本地學生和國際學生),都很難給出讓人信服的答案了。

【獨家稿件聲明】本文為美國續航教育原創,未經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美國續航教育聯系;經許可后轉載務必請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464977/344501447.html report 3387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在博弈中生存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在博弈中生存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在博弈中生存需求,原標題: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在博弈中生存每一個懷有美國留學夢的學生和家庭,也許都在大學申請的過程中成百上千次得揣摩過“美國大學的錄取標準是什么”。9月10日,作家PaulTough在紐約時報雜志上刊登了題為《大學招生辦公室到底想要什么》的文章,但...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