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偏科生”:高考物理只考5分,卻成中國力學大師

來源:SOHU  [  作者:百納知識   ]  責編:呂秀玲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最強“偏科生”:高考物理只考5分,卻成中國力學大師

從上海大學正大門進入,便能看到兩塊石碑,靜靜地佇立在草坪上。

一塊上醒目地篆刻著錢偉長題寫的四個大字“自強不息”。這一直是上海大學的校訓之一。還有一句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

縱觀錢偉長的一生,這兩句校訓,可以說是他人生的最佳注解。

“沒飛機大炮,我們自己造!”

錢偉長、錢學森、錢三強被稱中國科學界的“三錢”,而最初的錢偉長更“愛”文史。

1931年開學季,一個瘦小的戴眼鏡的男孩,以作文、歷史滿分的成績,考取了清華大學。

這個文史“學霸”,同時吸引了中文系、歷史系。人還沒見著,陳寅恪就到處打聽:“那個考滿分的學生怎么還沒來?

△1935年 錢偉長清華大學畢業照

錢偉長對古文和歷史都有興趣,但沒料到,第二天,他卻做出了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選擇——轉物理系。

這一天,“九一八”事變爆發。

“我聽了以后就火了。沒飛機大炮,我們自己造!我下決心不學歷史了,要學造飛機大炮。”自此,錢偉長決心為國“棄文從理”

然而, 錢偉長屬于“偏科生”,在數理上一塌糊涂,物理只考了5分,數學、化學共考了20分,英文因沒學過是0分。但他下了決心就不回頭。禁不住錢偉長糾纏的物理系主任吳有訓同意錢偉長來試讀,但要求他一年內數理化都必須達到70分。

那一年,錢偉長除了吃飯睡覺,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撲在物理和數學上。

“那時候跟我一樣拼命的有華羅庚。我是很用功的,每天早晨5點到科學館去背書,可是華羅庚已經背完了。”

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錢偉長的數理化等科目的考試成績都拿到八十多分,得到了以嚴格著稱的吳有訓的認可。

1935年,錢偉長以優異成績本科畢業,與同學合作的畢業論文《北京大氣電的測定》,成為中國自行測定大氣電量的第一批數據。

拒絕屈辱!

“七七事變”的爆發,擾亂了中國科學家的研究事業,也暫時中斷了錢偉長的學習。當時,清華大學遷到了昆明。1939年初,錢偉長幾經波折后,終于到了昆明西南聯大。

在西南聯合大學,錢偉長講授熱力學的同時,繼續從事物理學研究。那一年,他還考取了庚子賠款的留英公費生,無奈卻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突發,船運中斷,改派至加拿大。

△1940年夏 錢偉長赴加拿大留學前于上海合影 (下排右1:錢偉長 右2:錢穆)

1940年1月,錢偉長等人乘船前往加拿大,上船后卻發現護照上有日本簽證。

“我們同學當時決定,在日本侵略軍侵占了大半個祖國期間,不能接受敵國的簽證,當即全體攜行李下船登陸,寧可不留學也不能接受這種民族的屈辱。”

將近半年后,錢偉長等人才又第三次接到通知,得以乘船前往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留學。

博士論文奠定科學界地位

來到多倫多大學第一天,錢偉長就發現他和導師Synge教授都在研究“彈性板殼的統一內稟理論”,兩人一拍即合,分兩段寫成一篇論文,投交世界導彈之父——馮·卡門教授手中,賀其60誕辰。

祝壽論文集次年刊出,共24篇論文,作者均為“二戰”時集聚北美的知名學者,如愛因斯坦、馮·諾伊曼、鐵木辛柯、科朗等。錢偉長是唯一的中國青年學子。這篇論文使得錢偉長蜚聲美國。

美國Clarkson大學校長R.H. Gallagher 教授說起這篇論文贊嘆有加:“錢教授有關板殼內稟統一理論的論文,曾是美國應用力學研究生在 40-50 年代必讀的材料.....”。

可以認為板殼內稟理論是20世紀固體力學領域中最重大的研究成果之一。

△1942年 錢偉長博士畢業留影

這位論文集中唯一的青年學生,引起了馮·卡門教授的注意,兩年后,在他的歡迎下,錢偉長來到了加州理工學院航空工程系。

博士畢業后,錢偉長便正式進入加州理工哥根海姆實驗室噴射推進研究所工作,在這里,錢偉長與錢學森、郭永懷和林家翹等人朝夕相處、彼此研討。

十幾年后,這些人都成了中國航空事業的棟梁。

1946年,錢偉長與馮合作發表了《變扭率的扭轉》一文。馮·卡門曾說這是他一生中最為經典的彈性力學論文。

一定要回國的“萬能科學家”

正當錢偉長在美國的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他選擇了回國。

錢偉長多次向馮·卡門提出了回國的要求。但馮·卡門始終不點頭。最后他以思念家人和不曾見過面的六歲孩子為由,要求回國探親。

1946年5月6日,錢偉長只帶了簡單的行李和幾本必要的書籍,從洛杉磯乘船回國。當時他34歲。

同年8月,錢偉長來到清華大學。

為了實現“科學救國”的抱負,他幾乎承包了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北京大學和燕京大學工學院的基礎課應用力學和材料力學,物理系的理論力學、彈性力學等課程,還擔任《清華工程學報》主編等審稿工作。

錢偉長伏案工作

教學之余,錢偉長繼續在潤滑理論、圓薄板大撓度理論等領域研究,撰寫并發表了8篇有影響的論文。

1949年,錢偉長導出了潤滑問題的高階雷諾型方程,并進一步建立相應的變分表達式,從而使計算工作量大為減少。他的成果可用于計算潤滑軸承問題,計算結果正確可靠。這是潤滑流體動力學一篇經典之作。

1955年,錢偉長關于彈性圓薄板大撓度問題的研究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1982年,他在廣義變分原理方面的成就再次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

1954年至1956年,擔任清華大學教務長的錢偉長花大量精力,參與周總理領導的制定自然科學12年規劃的工作。這是新中國第一張科學發展藍圖。

當時錢偉長等人經過討論,提出了6項內容,即原子彈、導彈、計算機、半導體、自動化技術、無線電電子學,其中后四項成為了國家“四大緊急措施”。

參加討論的400多人中,只有兩個人支持錢偉長,一個是搞原子彈的錢三強,另一個是搞航天的錢學森。“三錢”也從此時得名。

“三錢”的珍貴舊照

從義理到物理,從固體到流體,錢偉長的研究五花八門。

錢偉長還提出漢字宏觀字形編碼,人稱“錢碼”,是早期最優字形輸入法。

......

他自己說:“奇奇怪怪的專業,所以有人罵錢偉長是萬能科學家,我不理。”還說“我沒有專業,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專業。

新來的“老校長”

如果要給一所大學賦予生命,那么上海大學的靈魂,便是老校長錢偉長先生。他當了上大一輩子的“老校長”。

1983年,鄧小平親自下調令,調錢偉長任上海工業大學校長一職,并寫明此任命不受年齡限制。這時,他70歲了。

△1988年 錢偉長為上海工業大學第二屆學生英語競賽獲獎學生簽名

兩年間,這所學校一直沒有校長,全校的學生不足千人,當地人稱“四等學校”。但錢偉長不怕,調任初,他就倡議要拆除四堵墻——他想打通學校和社會、教與學、科研和教學、學科與學科之間的隔閡。

錢偉長還建立了靈活的辦學管理模式,推行“三制”——學分制、選課制和短學期制,這些當時看來十分“前衛”的教改措施,如今許多已成為高等教育的主流方式。

1994年,上海工業大學、上海科技大學、上海科技高等專科學校和原上海大學組建了新的上海大學。此后,他將所有心血傾注于此。

錢偉長推進四校合并,推進“211工程”,親自勘察校址,“你可能想不到,上海大學新校區規劃的草圖是錢先生畫的。”錢偉長的助手周哲瑋回憶,錢校長拿著比例尺,畫出了上海大學新校區的設計概念。

△1997年 錢偉長參加上海大學新校區工程奠基儀式

在錢偉長生命的最后27年,他用思想、才干和品格締造了新上海大學。到1996年,這個“四等大學”已成為全國百所重點建設的高校之一。如今,建校時間不到30年的上海大學,整體實力已是“211”高校中的排頭兵。

而在27年的上大歲月,錢偉長被稱作“義務校長”。他沒有領過校長的工資,沒有享受過校長的福利,在上海也沒有自己的房子,而是常年住在學校招待所里。

人生的“完美力學”

△2002年 錢偉長出席畢業典禮為上海市優秀畢業生頒發證書

回頭看錢老的人生經歷,無論輝煌浩蕩,還是曲折沉寂,他始終“自強不息”,始終“先天下之憂”。

最初“棄文從理”的選擇,只因“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專業”;留學幾經波折,拒絕乘船出國,只因為護照上有日本簽證;科研事業在國外如日中天,卻仍選擇返回祖國,只為“忠于祖國”、要建設新中國;為上海大學傾盡心血......

2010年度感動中國十大人物,頒獎詞這樣形容他:順逆交替,委屈不曲,榮辱數變,老而彌堅,這是他人生的完美力學!

可惜,他沒有聽到這段話。2010年7月30日6時20分,錢偉長病逝于上海,享年98歲。

來源:青塔

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劉志鋒擔任執行主編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607269/344941672.html report 9085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最強“偏科生”:高考物理只考5分,卻成中國力學大師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最強“偏科生”:高考物理只考5分,卻成中國力學大師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最強“偏科生”:高考物理只考5分,卻成中國力學大師需求,原標題:最強“偏科生”:高考物理只考5分,卻成中國力學大師從上海大學正大門進入,便能看到兩塊石碑,靜靜地佇立在草坪上。一塊上醒目地篆刻著錢偉長題寫的四個大字“自強不息”。這一直是上海大學的校訓之一。還有一句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