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你一夜星空》有獎連載③|【她和李澤文的距離隔著一座金字塔】

來源:SOHU  [  作者:大魚文學   ]  責編:楊麗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贈你一夜星空》有獎連載③|【她和李澤文的距離隔著一座金字塔】

大神作者皎皎最新懸愛力作

當高顏值教授與苦鉆學術的學霸合體重查舊案

李澤文,雙商爆表氣場太強

郗羽,智商爆棚美而不自知

這是一段火花四濺燒腦帶感的神仙愛情

作者 | 皎皎

-----

-----

前情提要:

婚禮上郗羽見到了前來參加婚宴的李澤文,婚禮結束后李澤文送郗羽去機場,路上郗羽和李澤文聊起了程茵,總覺得程茵和自己的初中同學很像,但是被當事人否認了,為了弄清楚這件事,李澤文提出自己可以幫忙。

第1章 回國

就算是李澤文也很難在毫無信息儲備時撬開不想說話的蚌殼,他轉移了話題:“你的假期有多久?”

“……嗯,應該可以待一個月,到八月底。”

“八月底?你的假期有這么長?實驗室的工作呢?”李澤文盯著她。

自從兩年前的選修課之后,她和李澤文一直保持著還算密切的聯系,即使她去普林斯頓做博士后,兩人也保持著郵件往來。兩三個星期前,李澤文告知她自己即將回國,問了問她現在的工作情況。郗羽回復說自己在實驗室的工作很忙碌,一時半會無法回國——沒想到這么快就被現實慘痛打臉。

李澤文的問話當然有依據,一個博士后確實不應該有如此長的假期。

美國的博士生畢業后,有一部分人會選擇進入業界工作,剩下一半人只要有可能,多半還是想學術圈子找一份博士后的崗位。郗羽也不例外,今年六月從MIT畢業后,她在美國大氣海洋局下轄的地球流體動力學實驗室里找到了一個為期兩年的博士后崗位。博士后這份噱頭在普通人看來還挺高大上,其實和普通的打工仔也沒什么區別,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全職工作,干活才能拿錢,只不過干活的地點是實驗室罷了。

美國國家實驗室是博士后們最好的去處,類似國內的國企,經費充足,工作壓力也不大,她的稅后月薪可以拿到四千美元——不算很多,但對沒家庭負擔的單身人群來說,足夠用了。總的而言,國家實驗室的工作比學校的實驗室輕松一些,老板不苛刻的話,每年給十天半個月的假期當然是可能發生的,但一個多月假期,還是給剛剛入職不久的新人?至少李澤文從來沒聽過如此慷慨的老板——他自己也給人當老板,算是很理性不push人的那種,可他也從不會給手下的學生和助教這么長的假期。

“……嗯,”郗羽無奈道,“暫時遇到了一些問題。”

“什么問題?”李澤文盯著她,鏡片后的目光壓得人喘息不過氣來。

這事兒要從頭說起。大約一兩周前,郗羽所在的項目組一位華裔專家田教授忽然被傳說中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帶走調查,說她泄密,研究所的內部調查和重新審核也隨之展開。美國大氣海洋局下轄的實驗室確實有許多機密項目,這些機密項目大都分布在全美的其他實驗室里,審核嚴格,背景排查都要做個三五次,從來不招外國人。但郗羽所在的普林斯頓地球流體動力學實驗室主要做基礎理論工作——工作內容就算建立各種模型,進行各種數理計算,和機密信息關系不大,絕對稱得上兼容并包,實驗室的各國人民可以開一個小型聯合國會議了,華裔研究員的人數不少——但田教授的事情發生之后,一切都變了。

郗羽才進入研究所一個多月,是簇新簇新的新人,完全做理論研究,毫不涉密,所以也不在調查人員的視線內,至少FBI沒讓她這段時間呆在美國哪都不許去。不過她手上的項目還是被暫停,門卡被收回,研究所的位置也顯得飄忽不定。有小道消息稱研究所里將展開一次大規模的政審,清除非美國國籍的人員。項目組的老板打聽了一下,覺得這事兒應該要一個月才會有結論,于是給她放了一個月假,說如果情況糟糕到她沒辦法把這一輪博后做完,可以幫她聯系業內其他學者,同時還表示,不論去哪里,他都會給一份很好的推薦信。

恰逢此時,王安安一封郵件過來邀請她當伴娘,郗羽心說留在美國也沒什么用處,她現在實驗室都進不了——于是她匆匆忙忙把美國的工作處理了一下,就收拾包袱回國了。

這件事里唯一值得安慰的,大概就是實驗室慷慨的表示工資照發了。

這事兒對李澤文也是新聞。他自己學政治學,對國家之間的明爭暗斗了解得很深,何況他手段多渠道廣,來自各方面的信息也很多,但在這件事上,確實消息滯后了好幾天。

“你們組多少人?有多少華裔和你這樣的中國留學生?”

“全實驗室三十二個華裔,我們組有三個,中國學生就我一個。”

“你們三個都停職了?”

“是的……”郗羽嘆了口氣,情緒難免有點低沉。

“田教授做什么研究?”

“據我所知,是冰川運動方面的研究。”

“你還在做博士論文的選題?”

“我在做延續的內容,極地的大氣動力學模型。”

“具體哪方面?”

“低溫下的聲學耦合和動力學的模擬數值研究。”

“需要許多儀器設備和海量數據的支持?”

“是呀,否則一切都只是模型……沒有證明就沒什么意義。”郗羽憂愁地嘆了口氣。她一點也不奇怪李澤文為什么會知道這一點。這位教授知識儲備量極大,數理水平也基本上達到了理工科本科生的水準。

李澤文點頭,轉開了話題:“田教授現在的情況如何?請律師了嗎?”

郗羽默默搖了搖頭,她只是研究所里最底層的打工者,了解的信息少得可憐。反正出事后她在研究所里再也沒看到田教授。

郗羽的手握緊又松開:“總之我們都覺得泄密沒可能,田教授十年前就入籍了,現在一家人都在美國,怎么可能泄密?何況,她也不太可能接觸到什么機密信息啊。”

李澤文臉上毫無笑意:“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以后這樣的事情還會更多的。”

“我想也是……當時去美國留學,是覺得美國的科研體系成熟,環境優越,沒想到才幾年,還是遇到這種煩心事,”郗羽有些泄氣,“我打算看看情況,如果實在沒辦法干下去的話,趁假期再找一份工作。”

“現在是暑假,機會比較多,”李澤文問,“那還打算留在美國嗎?”

“我正在做的研究比較前沿,除了美國,能去的研究所極少,”郗羽攤手,無奈道,“實在不行,去歐洲也是個選擇……法國的一個實驗室可能有點意向。”

“沒考慮回國?”

“當然是考慮過的,”郗羽說,實際上每個留學生都把“回國”作為備選項,只不過通常在比較靠后的位置,“但國內的科研環境也不算理想,儀器和設備和我在美國接觸的有代差,而且聽說人際關系也是麻煩事。”

郗羽絕不是不愛國,也不是對美國有什么深厚的感情,想留在美國的原因無他,還是因為國內的經濟和科研實力的差距。如果把大氣科學比喻成金字塔的話,美國絕對站在最尖端的位置,資源豐富機會特別多——譬如,她身邊的都是行業內的一流學者,可以隨時和同行交流最新資訊,她念博士的時候就可以蹭MIT的船去南極,寫一個簡單申請就有超級計算機用,更別說還有海量的數據可以查閱,如果在國內,因為資源有限,競爭激烈,這些好事幾乎很難輪到她。

理工科的情況李澤文也清楚,他眉心微松:“事在人為。你是做數學模型的,設備差一點也不是不能出成果。而且據我所知,國內幾個研究設施雖然不如美國,但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梯隊了,至少不遜色歐洲。”

“這我也知道……”

郗羽含糊地附和了幾句,她內心當然同意李澤文的判斷。不過她還是認為,自己才剛剛博士畢業,就算要回國,也要在美國獲得足夠的經驗值再考慮,起碼要發三五篇影響因子過10的論文再說。

她不想再提自己的未來問題,反正一團亂麻連個線頭都找不到——李澤文自己也是這個學術界的一份子,還是特別成功的那類,她還在苦哈哈當學生的時候人家都當上了教授,對其中的結癥認識肯定比她深入了不少。

為了讓李澤文減少提問,郗羽主動出擊:“教授,你呢?你現在是回國度假?”

“不是度假,有一些事情需要回國處理。”

“這樣啊。”郗羽微微前傾身體,“我好像聽說,你已經評上副教授了吧?”

“你知道?”李澤文側目,似乎并不相信她能獲知他的近況。

“其實……也是前不久知道的。”

美國一流大學特別反對近親繁殖,幾乎不允許自己本校培養的博士生直接留校工作。郗羽離開了麻省去新澤西做博士后,但是以前留學生圈子聯系還在,她就是從群發的郵件里看到了這則消息,留學生們一片贊嘆。三十歲出頭就在世界頂尖學校評上副教授,真是牛人中的航天飛機,何況他的方向還是社會科學,那是一條晉升途徑比理工科更窄的險惡路徑。

“真是厲害!教授,真的要恭喜你。”郗羽佩服得五體投地,“只是我現在說恭喜是不是太晚了?“

“沒什么,”李澤文不以為意,“還沒拿到終身職位。”

在美國的絕大多數大學里,副教授就已經是終身職位,學校不能隨意解雇,經費充足,很多教授視這一職位為人生最大目標。但只有兩三個例外,就包括哈佛。在哈佛大學,只有正教授是終身職位。

“我想對你來說,tenure不會是什么障礙。”

李澤文說:“應當還需要三四年時間。”

他的語氣雖然輕描淡寫,但那份篤定和自信郗羽絕對不會聽錯。

三四年時間,他也不會超過三十五歲,這個年齡能在世界頂尖大學當上終身教授當然不是絕無僅有,但數量真是不多。郗羽身在MIT,這幾年時間里世界各地的天才男女見了不少,但這些“非人類”中認識的人群里厲害到李澤文這個程度的實也在不多,此時唯有肅然起敬。

說話間,汽車到達機場,臨近晚上的機場燈火通明,將整個天空渲染成金紅的色澤,郗羽默默感慨了一句光污染真嚴重,然后下了車,李澤文從后備車廂里取出她那個沉重的26寸大行李箱拿給她,又抽出一張名片取出一支筆,在背面寫上一個號碼遞給她。

“這個暑假我會在國內,這是我國內的電話號碼,需要幫忙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郗羽站在機場門口目送那輛漆黑的汽車駛遠,再默默把手中質感極佳的名片翻到正面,眼角驀然跳了跳。

李澤文的名頭下,除了他在美國的職位外,還有一則是京大政策研究院的副院長。

郗羽摸索著名片,臉色鎮定地矗立在機場大門口,冥思了一會,最后才氣沉丹田的抒發出一聲悠然長嘆。

她對自己的職業生涯做過規劃。她覺得自己有點小天賦,也很努力,即使算不上理科學科的留學生中最優秀的,但也絕對不差,她今年二十六歲,接下來去幾個大的研究所做兩輪博士后,絕對不能超過五年時間,這幾年時間拿出幾篇有分量的論文,三十歲左右可以憑借資歷去美國某大學申請一個助理教授,再努力奮斗六七年時間,在四十歲之前爭取在美國拿到一個終身職位。

但人家才三十出頭就實現了她的全部目標。

她衡量了自己和李澤文之間的差距,默默嘆了口氣。這個世界呈現金字塔結構,最頂端的那些人做什么事情都會成功——算了算了,人生還長,再接再厲吧。

第2章 跟蹤

送走了郗羽,李澤文臉上一直掛著的笑容徹底消散無影,他拿出手機,面無表情開始發郵件。

李澤文雖然人在國內,大部分的聯系人都在國外,他對外的主要聯系方式還是郵件。他花了十幾分鐘寫了郵件,發給了數位自己在美國的助手和朋友。

“出了什么事情嗎?”

周翼一路上都很敬業地充當了一個好司機,一句話都沒說,此刻看到李澤文神色凝重,忍不住開口詢問緣故。

他是李澤文父親的秘書,比李澤文小了一歲,非常干練,李澤文回國這陣子事情也很多,京大要組建一個新學院可謂千頭萬緒,雖然學院那邊也給臨時安排了一位秘書給他,但那位秘書用起來不算順手,李澤文父親就把自己的得力手下暫時派給了兒子,充當他的助理,輔助他進行工作。

“田教授的事情,我需要了解一下情況。”

周翼對這些學術圈的事情沒了解,但還是盡責詢問:“需要我做什么?”

“還不確定,相關信息太少。”李澤文揉了眉心,臉色微沉。

橫在大國中的矛盾永遠會不會有緩和的一天,田教授的事情李澤文大致能推斷個八九不離十,但他素來不會覺得自己的推論就是事實,信息這種東西從來都是多多益善。

周翼點了點頭,李澤文在國外的事情他幫不上什么忙,于是岔開話題:“剛剛的那位女生是你在美國的學生?”

李澤文略微點頭,容顏稍霽。

周翼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李澤文,笑道:“她這次回國時間也很長,其實可以問問她在國內聯系方式。”

“她很快就會回京的。”

“啊?不是才回家嗎?”

李澤文端坐后座上,手指輕輕敲了敲腿,道:“她從來都不是一個會對人產生好奇心的人,而她一旦產生好奇心,會想方設法查清楚。”

“那要不要幫她的忙?”

李澤文不置可否:“她應該有人脈查清一個人的基本信息。”

以他對郗羽的了解,深知她肯定有備用手段,否則絕對不會這么輕易的放走程茵——至于后續如何,等等看吧。

飛機準點到達了南都機場,郗羽拖著行李箱出現在機場到達大廳門口時,時間已經來到了第二天,已經過了十二點半。

過了凌晨,到達機場的航班比較少,郗羽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到接機大廳出口處的自家姐姐。

“姐姐!”

“小羽。”郗柔笑著擁抱妹妹。

郗柔人如其名,性格綿軟溫和,小時候說話總是細聲細氣,成年后當了老師,即便跟熊孩子說話音量也從不會很高,現在當了母親之后,更是溫柔得和水一樣。

姐妹兩人已經整整三年半的時間沒有見過,此時一見,真是說不出的興奮,她抱著姐姐小孩子模樣的跳了兩下:“姐姐,我好高興啊!”

雖然視頻里常常見面,對對方的高矮胖瘦也了如指掌,但這種實在的擁抱親人的感覺也實在太好。小時候郗羽家住房緊張,她和姐姐共用一間臥室,姐妹倆在一張上下床上睡了十年,直到家里換了大房子以后才分開。

在長達一分鐘的擁抱之后,郗柔拍了拍妹妹的肩頭,笑著說,“見見你姐夫。”

郗羽這才開始注意到姐夫的存在,她不好意思的一笑:“姐夫,謝謝你來接我。”

郗柔的老公姓黎名宇飛,身材高大,相貌俊朗,是一名光榮的人民警察,目前是市分局安保大隊的民警。基層警察的工作十分忙碌,這幾年和姐姐視頻聊天的時候也沒見到他幾次,幾乎每次問“姐夫在哪里”,郗柔都能說出“加班”“出任務”兩個關鍵詞。

黎宇飛一伸手拖過郗羽的行李箱,爽朗一笑:“一家人說什么客氣話,咱們回家。”

“回家”這兩個字,承載了世界上最溫暖的感情。

南都市的機場和市區距離不算近,此時正值深夜交通狀況無以倫比的好,半個小時后,郗羽就出現在自家客廳里了,路上時間太短,郗羽都還沒來及跟姐姐把王安安婚禮的細節聊完。

三年半的時間,家里也不可能有什么變化,家具電器一概沒變。姐姐姐夫的兒子黎午陽小朋友已經睡了,方慧也熬不住半小時前睡了,但郗廣耀還在客廳等著女兒回來。

郗羽沖上去就給了老爹一個興奮的擁抱:“爸,我回來啦。”

郗廣耀當然也很激動,但做爹的尊嚴始終都在,他上下打量女兒一番,發現其精神狀態不錯,臉頰飽滿,遂滿意地伸出手拍了拍女兒的肩:“回來就好。”

“爸,我在美國給你買了禮物呢。”郗羽得意洋洋地準備去拿行李箱。

郗廣耀簡直好笑:“你不看看都幾點了,明天吧。”

“哦,對哦。”

家里的擺設毫無變化,掛鐘還在餐桌上方的墻壁上,郗羽目光一掃,驚覺現在都凌晨一點了。

郗廣耀年齡也大了,平時的生活習慣都不錯,早睡早起,今天為了等小女兒回來熬到現在。此刻看到女兒一切安好,那種興奮慢慢褪去,疲憊也慢慢浮現:“那先早點休息,有話明天再說。”

郗羽笑著把房間指給了郗羽:“房間我和方姨昨天就收拾好了,你洗個澡就睡吧。”

“好好好。”

郗羽常年不回家,家里也沒有她的房間,這次回家的住處就是書房,書房面積不大,四壁都是書架,放滿了書——房屋中間臨時搭了個單人床,床單被子都簇新無比,飄蕩著太陽暴曬后的干爽香味,應當是姐姐前幾天才準備好的。

郗家的房子有些年頭,是十多年前郗廣耀任職的中學打政策擦邊球修房子的時候分的,面積不小,一百多個平方。父親和方阿姨住主臥,姐姐姐夫則住在次臥,黎午陽小朋友也快到四歲,也已經分床睡,家里也給他安排了一間臥室,剩下的一間則是書房。郗家父女倆都是教育工作者,對清靜的書房要求挺高。

四室二廳的房子說起來大,但畢竟住了老中青三代五口人,人均面積就相對一般。和父母同住在一個屋檐下對已經成家生小孩的郗柔來說,也是無奈之舉。

這么多年來,郗家的經濟狀況都沒有特別好的時候。兩個女兒帶來了較大的經濟壓力,加上后來郗羽的母親患了重病,家里花了許多錢。沒過兩年郗柔結婚,姐夫黎宇飛人品好相貌也好,但家庭負擔較重,父母還在農村,他干著警察這份很有意義但收入一般的工作,年輕小夫妻沒什么錢,只能繼續和父母住在一個屋檐下——好在家里也大,也不是住不下。

這幾年夫妻倆攢了點錢,再加上郗羽父親的支撐,幾個月前付了首付買了個兩室一廳的小房子,目前已經交房正在裝修。

家就是家,即便數年沒有回來,但想到親人就在屋子內,內心頓時充滿了滿足感,郗羽合眼躺到床上,不到幾分鐘就睡著了。

因為倒時差的緣故,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二天中午,為了迎接郗羽回家,方慧做了一大桌子菜。郗羽完全吃撐了,這還是她一邊吃飯一邊喂黎午陽小朋友的前提下。

“方阿姨廚藝真好。”郗羽揉著黎午陽小朋友的短發,由衷感慨,“我都好些年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飯菜了。”

“你喜歡就好。”方慧笑得很溫和。

郗柔笑道:“你不知道,兩周前,方阿姨就在準備你喜歡吃的。”

黎午陽小朋友也附和點頭:“可不是,外婆常常說‘小羽最喜歡這個了’。”

郗羽心中一暖,把她的喜好記得那么牢,也是為難方阿姨了。

在母親因病逝世后,有人將方慧介紹給喪妻的郗廣耀,她是個很溫和的中年婦女,雖然和已經有兩個女兒的郗廣耀是半路夫妻,方慧對郗家也傾注了所有的熱情。

方慧是個傳統意義上的中國好老婆,勤勞能干,家務萬能,廚藝非常好,她把家里打理得一塵不染,柜子里的衣服干干凈凈整整齊齊,對老公的倆女兒也是盡心盡力,黎午陽小朋友就是她一手帶大的。這么好的女人卻時運不濟命運坎坷,年輕時被老公家暴好不容易才離婚,唯一的女兒還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了。

因為父親再婚的時候郗羽郗柔姐妹倆已經成年,實在沒可能對她改口叫“媽”,不過也確實把她當做了自己的長輩。

郗羽把黎午陽小朋友從膝蓋上放下來,“對了對了,來拿禮物啦。”

她給家里所有人都準備了禮物,最新的智能手機就買了兩部,給小朋友的昂貴船模,還有給姐姐和方阿姨的護膚品,裝滿了整整一個行李箱。

“買這么多東西干嘛?”郗柔吃了一驚,郗羽箱子里的東西就沒一個便宜的。

“沒花太多錢的。”郗羽很氣概地揮揮手,“你們都沒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我也應該帶一點禮物。”

郗羽其實是打腫臉充胖子。她每個月固然有學校給的兩千多塊獎學金,交稅和保險后到手后只有兩千塊。波士頓消費高,學校附近的公寓極貴,每個月光是房租就要一千二,她的可支配金額也就八百塊。她算得上是極度節省的人,不旅游不娛樂盡量自己做飯,每天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每個月最多就能剩個兩百塊,加上每幾個月總會遇到一些計劃外的狀況,所以額外的開銷也不少,所以在去美國的前三年時間,她幾乎一分錢都沒能剩下來。她現在還有錢給家里人買禮物,主要得益于出海去南極那段時間,那幾個月她轉租了房子,在南極也沒花錢的地方,因此省下了一萬多美元。

“需要用錢的時候多,要記得量入為出。”郗廣耀一臉語重心長。看到小女兒回國他心情非常好,但他當了一輩子教育工作者,習慣了教育人,一開口就是過來人的諄諄教誨,不說女兒兩句都不舒服。

“我們實驗室的工資還可以的,爸,不用擔心。”郗羽如同每一個漂泊在外的學子一樣,只報喜不報憂,也沒說自己這份工作沒準就保不住了。

郗廣耀看著女兒自信滿滿的臉,也覺得沒法勸了。

如果說郗柔還要在父親的羽翼下生活,但是郗羽已經完全獨立了。身為妹妹的她上本科時就跟家里沒什么太大的經濟聯系了,每年拿到的獎學金就足以支付她的日常開銷。在這種情況下,郗家人沒什么立場指責她的花錢,何況這一箱子禮品還是給家里人買的。

接下來的幾天,郗羽過得非常繁忙。作為郗家在學術界水平最高的人,她時隔三年多后再次回國怎么也是個不大不小的新聞,因此有許多社交工作要做。她用了兩天時間去給逝去的親人掃墓,同時各路親戚的邀請也紛至沓來,姨媽姑姑舅舅伯父等紛紛打電話來說請吃飯。

四天之后,她回國帶來的熱潮才慢慢平靜下去,家里也恢復到往日的平靜,就像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普通家庭。

郗家一家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節奏,不可能因為郗羽的回國而改變原有的安排。黎宇飛繼續上班,郗柔則要去盯著正在裝修的屋子,方慧要照顧小朋友忙碌家務,郗廣耀則回到學校去上課,他的學生九月份就要升高三,正是學習壓力最大最辛苦的時候。

回家的第五天,郗羽終于有了一點自己的時間,她坐在書房,整理了一份自己的簡歷出來,發給了世界范圍內的一些院校和研究所。

發完簡歷,郗羽準備出門,卻和姐夫黎宇飛來了個巧遇。黎宇飛昨天上了夜班,今天本來應該休息,不過他剛剛接到了局里叫他回去加班的電話。警察不好干,尤其是黎宇飛所在的治安大隊,隨著這些年社會環境的復雜化,更是一分鐘都閑不下來,總是做好了隨時出動的準備。

“小羽,你去哪兒?”黎宇飛一邊拿著車鑰匙一邊問她。

“去南都二中。”

“很巧,和我去局里恰好順路,你搭我的車走吧。”

郗羽當然不會拒絕姐夫的好意,有便車坐總是好事。

車子是姐姐姐夫小兩口攢錢買的家用小車,買來三四年時間,愛護得非常好。黎宇飛熟練地啟動了汽車,等車子平穩駛出小區后問她:“小羽,你去南都二中干做什么?”

“我在南都二中念過初中,想回去看看。”

“原來是你的母校啊,”黎宇飛這些年和郗羽幾乎沒有打過交道,對這位小姨子的過往一概不知,“回母校看老師嗎?”

“是的。”

黎宇飛從一個父親的角度發表了感想:“真是從小到大都是好學生。我聽說南都二中難考得很,就不知道陽陽以后能不能考上了。”

“還早,陽陽沒問題的,”郗羽盯著前方的路,猶猶豫豫地問,“姐夫,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什么忙?說來聽聽。”

“呃,你可以幫我查一個人嗎?”

她知道拜托警察去查其他人的隱私其實不合適,但是人一旦好奇心迸發出來,實在是按耐不住。

“……要查什么人?”黎宇飛聽到這話下意識就是拒絕。作為治安警察,查某個人的權限他當然是有的,如果是平時,這種要他違反規定的事情他平時壓根不會聽下去,但是這話是小姨子說的就要慎重一點。因為郗羽從來都不是給人添麻煩的類型。

郗羽講了一下自己前兩天在京的遭遇:“程茵說不認識我……但她真的跟我同學很像,我想確定一下知道她是不是我初中時的同學。”

“這事不好辦,我們在內網查公民的個人資料會留下記錄。要是普通人倒是也算了,主要是她還是公眾人物,這個問題比較大,上面有一些規定,出了事情就要脫警服的。”黎宇飛知道這個小姨子在國外呆了多年,對國內的情況并不了解,便耐心解釋了一番。

“公眾人物就不能查嗎?”

“如果信息被泄露,影響會很大。”

“……”

郗羽當然知道自己的要求不合理,也沒好意思腆著臉解釋說“我不會泄漏信息”。

黎宇飛看著郗羽那明顯糾結的臉色,好心建議道:“不過她這樣的名人,大部分信息都可以用公開渠道查到吧?”

郗羽無奈的呼出一口氣:“我已經搜過了一遍,她公開的信息不多,我只能搜到她就讀的中學、大學,之前的就沒有了,而這些信息里看不出和我有什么關系。”

“可我們畢竟是有規定的。”

郗羽睜大眼睛愣了好幾秒,臉上露出了顯而易見的失望之色。

說實話,對小姨子這個要求,黎宇飛是很糾結的。郗羽這次從美國回來送的禮很重,他手上拿著的就是郗羽從國外帶回來的手機,除此外,就算考慮到孩子的教育問題他也不想得罪這個小姨子——郗柔信誓旦旦說自己妹妹以后肯定會當教授,自己兒子以后能有個在國外的教授姨媽,孩子要出國留學什么的也是個依靠。至于局里的規定,俗話說,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僅僅是知道一些戶籍信息的話,還是有辦法可以想的,他也相信,這個小姨子很知趣,不會把查到的信息到處亂說。

“……那好吧,我來想想辦法。”黎宇飛一邊開車一邊思索著,“直接從你同學身上入手調查,把你還記得的同學程茵的信息告訴我。”

郗羽沒想到劇情還能峰回路轉,心情頓時雨過天晴,連連道謝,一五一十到來。

“程茵也是南都人,在哪個區出生的我就不清楚了。我不太清楚她具體的生日,只能肯定她比我大一到兩歲。對了,姐夫,還有一點,她媽媽的生日是四月五號,和我媽媽同一天,”郗羽一臉抱歉,“……姐夫,我只記得這些了。”

“這些信息也足夠了,”黎宇飛說著把車子停下來,“右手邊下車,就是二中的大門了。”

郗羽仰頭看去,十數年不見,母校的大門一如既往巍峨莊嚴。南都二中建校百年,而這個校門存在的歷史也超過七十年,古樸而莊嚴。此時艷陽高照,將大門上方的莊嚴校名照得金燦燦一片。

“好的。姐夫,慢走。”

劇情猜猜猜

在《贈你一夜星空中》,李澤文教授大概什么時候可以拿到哈佛大學的終生學位?

A、一兩年

B、三四年

C、已經拿到了

D、歡迎補充

上期答案是C,你答對了嗎?恭喜讀者@小太陽哇獲得書,帶微信id+中獎截圖加跳跳微信哦dayuwenhua2018~

下期預告:

郗羽重回初中母校,和初中時期的班主任閑聊起了程茵,但似乎很多人對程茵的了解都不多,于是決定回京自己調查,知道程茵的車牌和工作地點后便開始了蹲點,卻沒想到碰上李澤文,并要求自己送他回家……

www.bhlvyv.icu true http://www.bhlvyv.icu/seduzx/675262/344888416.html report 16459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贈你一夜星空》有獎連載③|【她和李澤文的距離隔著一座金字塔】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贈你一夜星空》有獎連載③|【她和李澤文的距離隔著一座金字塔】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贈你一夜星空》有獎連載③|【她和李澤文的距離隔著一座金字塔】需求,原標題:《贈你一夜星空》有獎連載③|【她和李澤文的距離隔著一座金字塔】大神作者皎皎最新懸愛力作當高顏值教授與苦鉆學術的學霸合體重查舊案李澤文,雙商爆表氣場太強郗羽,智商爆棚美而不自知這是一段火花四濺燒腦帶感的神仙愛情作者|皎皎--...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六开彩开奖结果